深陷全职高手中 / 萌各种cp / all叶 / 黄叶初心 / 求同好√

知乎体-你经历的哪些事情让你怀疑这个世界是假的

*嘉瑞嘉无差

你经历的哪些事情让你怀疑这个世界是假的

烈斩

12122人赞同了该回答

 

有些事情确实让我困惑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那就说一说我的经历吧。

我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人,从不相信世界存在创世神或是上帝之类的存在,能用数理化解决的事情就不要扯上什么主观唯心主义哲学。简而言之算是典型的理科生思维。

第一次让我产生动摇的是在大学开学不久的一天早上,我和平常一样喝着刚买的牛奶走在校园的道路上,恰巧那天学校里的桃花开了,我就稍微走了一下神,结果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渣渣,你走路不看路的吗。”有几分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狂傲的劲,我心想我是不是遇到传说中那个自称海盗的恶霸头子了。

抬头一看,居然是个金色头发金色眼眸长得很可爱的小孩子。

和他对上眼的那一刻,我的身体里似乎有电流在肆虐而行,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我认识这个人。

但我十分肯定我没有之前见过他。这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骄傲的人,你要是见过一面肯定不会忘记。

我在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同样的疑惑。

这匆匆一面在我的心里久久不曾散去。

我开始不自觉地在校园里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盼望着那天能够不期而遇。这太不像我了,我明明是个内心被坚冰包裹起来的人,我很了解我自己。

我又一次见到他是在上课的时候,没想到我们竟然是同一个系的,共通的专业课都是在一起上的,之前一直没有看到他是因为他三天两头就不来上课。仗着他入学年级第一的成绩,老师也不管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我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一种无比强烈的既视感涌上心头,我一定是和他有交集的。

所幸的是,他对年级第二的我抱有很强的兴趣。

他主动走过来找我,语气还是那么狂傲:“你就是年级第二?你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那天我们一起做了竞赛的卷子,那天我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

我就将他称作J吧。

J是一个活得很自我的人,他把他当作世界的中心,他骄傲放纵肆意妄为,因此他也活出了属于他自己的色彩。

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的狂傲有足够的资本。天才说的就是像他这样的人,十二岁就考上了全国最好的A大,还是以年级第一的身份入学的。拿过的奖项多到他本人都不记得了,或许他根本没有去记。

我和J一天天地走近,熟悉,到形影不离。

J在我面前显得特别生动,和他一个人时满脸的不屑和冷漠的气场完全不同,他会因为你不理他而鼓着包子脸生闷气,他会拉着你的手让你和他去买麦当劳,他看向你的眼神里会闪烁着喜悦。

春去冬来,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J了。

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令我意想不到的变故,我开始天天做梦。

我梦见我和J。我们在一个大厅里打到天地变色,我手中是一把类似柴刀的大刀,J的武器是黄黑相间的棒子,还有很多其他人,但没有一个人敢接近我们,只有一大堆量产的小机器人不断向我们靠近。

我听见梦里的J喊我的名字,和我现实里的真名,是一致的。

我还听见周围的人说大赛No.1和No.2什么的。

醒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魔怔的,一瞬间我竟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我突如其来感到一阵心慌。

然而梦境并不会理会你的心情,它自顾自地持续上演。

我梦见我们又打了一架。我起初并不想和J干架,只觉得他无聊透了。接着他挑衅了我,他不该用我为数不多在意的人来威胁我的,这一次我动了真火。硬碰硬的结果是他的大罗神通棍被我斩断了,我的烈斩也随之而断。“不错嘛,没想到你真的斩得断。”他似乎还很高兴,“下次,我们再一决胜负吧。”可我一点都不高兴,甚至认为他是个只会打架的疯子。

梦里还有一望无际的冰原和炽热滚烫的岩浆,我和J守着各自的领地互不干扰。

后来我们又打了无数场,J却没有一次是带着杀气的。对于他来说寻找强者干架可能只是一种乐趣。

有时候我们不打架,两个人坐在草原上享受着难得的平静时光。天气正好,阳光从天空碎碎地洒了进来,飘荡在空气中,织成一片金黄,空气中弥漫着平和的味道。

这样的梦境持续整整了一个月。

在最后一天的梦境里,J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他的表情变得格外冰冷,这一次他是真的想要杀了我。刀光与棍影的交织间,我明白我们两人伤痕累累的身体都即将达到极限,J挥舞着大罗神通棍向我袭来,我用尽全力送出了最后一刀。并没有想象中两股爆发的力量之间的冲撞,我的刀无声地穿过了J的身体,只有刀刺进体内发出的沉闷响声,他早就在出招前将武器幻化成了碎片消散在空气中,解放了双手只为给我一个拥抱。

他的眼睛如初见一般干净明亮,他终于像以往一样笑了起来。

紧接着他眼眸里的光芒慢慢地沉寂下去,我永远地,永远地失去了那道光。

我并没有哭泣,我的心仿佛已经随着那道光而逝去,它属于我,又不再属于我。

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机械音从天空传来:恭喜你成为大赛的最终胜利者,现在进行确认,请问你的愿望是——

我从梦中惊醒,冷汗打湿了衣服,黏黏稠稠的感觉令人难受,但此刻我并没有心情理会。那一幕在我眼前不断回放,震惊,害怕,恐惧,愧疚——我不知道我是哪种心情。我只知道我的心痛得快要窒息。

我开始躲着J。

那段时间我的状态很不正常,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实的,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或许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只是大赛里的那个我的一场春秋大梦。

我又想念起J了。这些天我都没有见过他,他不在身边的日子竟然是这么空荡荡的吗。答应过要带他去新开的那家炸鸡店还没去成,欠他的一箱可乐也还没买,约好了的游乐园也还没去,就连那一句我喜欢你——也还没说出口。

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不小心又撞上了一个人。

眼前出现了那熟悉的金发,J鼓着包子脸凶巴巴地发起了质问:“你为什么躲我。”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烦恼些什么。”J抬头直视我的眼睛,露出了罕见的认真的神色,“但我不值得你信任吗。”

我又怎么会不信任J呢。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J了。我想开口回应,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零碎的梦境以吞没一切的气势向我袭来,模糊了我的认知。

终结噩梦的是一个吻,所有的噪音戛然而止。

J扯着我的衣领亲了过来,我看着他眼睛里的金色越来越近,占据了我的视野,占据了我的心的全部。

“和我交往,不许留下我一个人。”J不自在地把他的围巾拉高,游离不定的视线出卖了他的紧张,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好。”

终于又找到了。我所向往的那道光。

与其花费时间思考世界的真假,不如先将面前的幸福握在手里。去爱,去燃烧,去挥霍,尽情享受自己的生活,活成你想要的自己。

这是J教会我的事情。

 

编辑于2017-07-11

———————————————————————————————

在微博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截图的时候就想到了这样一个脑洞

但还是没有写出心里的那种感觉

惯例OOC属于我

评论 ( 22 )
热度 ( 258 )

© 一间之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