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全职高手中 / 萌各种cp / all叶 / 黄叶初心 / 求同好√

全职高手【双鬼】暗无天日(上)

 
*大量私设,文力渣
*ooc
*这种文能看吗OTL


 一
 
 
虚空殿外又下起了雪。

同样身着黑底金纹华衣的青年相对而立,相似的款式却因各自的气质变成两种迥异的风格,一沉稳一俊美。

站在殿上的青年眉间紧皱,带着压抑的怒意和说不清道不明的苦闷,却丝毫不减平日里的沉着冷静。

“吴羽策,你可真要离开?”

“是。”

俊美如玉的青年目光投向殿上,与面相不符的刚毅尽数凛然而起,宣告着他不更改的抉择。

李轩垂下眼,突然觉得有点累。吴羽策就是这样,就像雪山高岭之上盛开的花,看似柔美,实质上隐含的是不可忽略的坚韧。

“既然你决意如此,如你所愿。”

吴羽策苦笑,如我所愿吗?若是如此,便不会有今日之景。

他不得不走。这么多年,他一直努力修行,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挑灯夜战。为的是什么?最初的时候是为了证明自己,为了取得荣耀,为了虚空。然后呢,不知何时,是为了和那人并肩。

是的。并肩而行。而非并肩作战。

只是这样一个机会,李轩未曾给过吴羽策。

他们是战场上最默契的战友,而这种默契,也只是对彼此的熟悉和了解。他们之间有着间隙,一道清晰可见的界限。

这是李轩划出来的界限。


虚空现今主修阵法。提起虚空,武林中人都会想起令人生寒的阵法,步步杀机,环环相扣,漆黑刀刃缠绕着鬼神之力斩破虚空。

而他李轩,就是虚空的旗帜。世人称之武林盟会第一阵鬼。

那年初入虚空的吴羽策被告知此处不需要鬼剑。仍是少年模样未褪青涩稚嫩的脸庞没有半分动摇,冬日的初雪已是刺骨凉意,落在少年肩上,濡湿了白衫,少年轻抚刀身,拒绝了出自名匠之手的武器。

再好的名剑,也不及心中刃。

他最开始就是鬼剑,被武盟看中也是作为一名鬼剑。要他放弃身为一名鬼剑的骄傲?——绝无可能。

他知道虚空的人并不看好他,也知道这是一条荆棘之路。他可以隐忍,却不可辱没了他的荣耀。

虚空只需要一个鬼剑。

他却向少年伸出了手。

“执起你的刀刃,成为虚空的斩鬼吧。”

“鬼神道,你愿走,我定奉陪。”

那人明明一袭黑衣鬼气森然,吴羽策仍觉得似乎有一道光,盈盈照亮了前行路上看不见的远方。

絮雪纷飞,谁曾许下一路相伴的诺言,谁又转眼背身离去。


 二


殿内明珠散发出幽幽蓝光,这等奇珍异宝是敬仰虚空的侠士遣人运来,说是以此物照明,方能衬上虚空殿的氛围。

事实也正如此人所言,那光美得恰到好处。冰冷的蓝色与未驱散的黑暗相织相缠,似情深意切不舍分离,又似失去理智纠缠彼此要分出你死我活。

更重要的是,那光芒与吴羽策十分般配。

此时此刻,他唇角绽开苦涩的笑意,抬起头来直视李轩,目光如刃仿佛直直指向那人心底,蓝光映得他愈发冷傲,透着坚韧不折的风骨。

“我自认与你足够默契,有些话不用直说,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可唯有我于你,是怎样的存在,我一丝也看不透。特别是近年,我完全看不懂你了。” 

沉默半晌,他又笑,带着几分追忆和悲凉继续开口。

“你予我地位无双,许我荣耀各半,又防我忌我,你是何意?” 

李轩不答。

心死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目光所及之处瞬间失去了色彩。就连过往的回忆,也一点一滴变成了黑白。

有什么比朝夕相对的人变得陌生更可怕。

吴羽策收回了目光,褪下华贵外袍置于桌上,只带了他相伴多年的太刀转身离去,一如当初踏入虚空的场景。

“李轩,今日一别,再也不见。”

悲凉的语调融入风声消散在雪中。那抹单薄瘦削的背影渐行渐远,李轩目送他走出视线范围,消失在看不见的远方。

在他们相伴走过的第六年。

吴羽策,将要走出李轩的人生。

李轩望着门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第一次觉得,虚空殿司空见惯的雪景,有了哀伤的味道。


 三


虚空殿越来越冷。

殿主终日在自家殿内闭门不出。

即使如此,每年在虚空举办的宴会依旧提上了日程。武林人士风尘仆仆赶来赴会——他们从不会错过见到武盟高手的机会,特别是对虚空怀有钦佩之情的人。

毕竟武林盟会就是这样的存在。只有专注武道心怀荣耀的强者,才有资格成为盟会中人。

而武盟各派定期举行的活动就是为了让崇拜者有接触到风云人物的机会,以此引领他们追寻武道的心。


他们因为共同的荣耀齐聚一堂,三三两两搭着话,每双眼睛都闪着期待的光芒。

李迅到场时刚好看见这个场景,他愣在原地失神了许久,有些茫然无措,更多的是不自信。凝望着虚空殿黑底金刻的牌匾,这一刻他终于切身体会到背负起这个名号的重量。

站在武盟顶峰的那个人曾经用不嘲讽的语气说过,虚空殿的李轩,是一个尽职的好殿主。

李迅自豪又不屑地说道,我们殿主,自然是武林最好的。

其实他是很欣喜的。他欣喜李轩的默默付出得到了别人的赞赏,欣喜虚空在李轩的引领一下路向前。

到了后来,他发现那个身影总是孤独地在奋战,以鬼神之力守护着他们的领域,为他们开辟出专属的天地。

他也想过走到李轩身旁,分担一些李轩从来不说的沉重负担。直到后来看到李轩身边有了那个出手凌厉的少年。那个身影终于不再孤单,他也就安心了。

年少的他喜欢冒险,喜欢比试时绝处逢生的布局。他不适合陪着一个人。

李迅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走到大殿中央,环视一圈,确认众人目光落在他身上后,朗声道:“感谢诸位应邀造访虚空。只是今日见不到两位殿主了。今日宴会,是为了向武林传达一个消息。”

“——吴羽策脱离虚空,李轩辞去殿主之位。”

四座皆惊。虚空双鬼为何突然双双离去不知所踪?虚空又该何去何从?底下的人开始骚动,他们不能想象没有了标志的虚空会有怎样的未来。

不能责备这些人信念不坚定,别说外人,就连虚空殿的其余人也没有想过一直走在他们面前,带领他们攀登高峰的人,有一天会突兀离开。

李轩不可能领着他们走一辈子。虚空要改变是迫在眼前的事。这个道理谁都懂,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这么仓促。只是这个突然背后是一种怎样残忍决绝的姿态,此时世人还不知晓。





灯火通明将虚空殿描绘出与往日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辉煌而大气。而在这份明亮中有什么显得格外怪异。

推开那扇紧闭的门,黑暗如潮汹涌袭来,处于风暴中心那人双目已是一片冷然的暗色,原本紫色的鬼神之力如今却变成诡异的漆黑。

李轩默然望着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源——那颗固执独自绽放光华的明珠。事实上倘若不留心注视,那抹犹如风中之烛的蓝光根本不会被发现。

因为有吞噬一切的黑暗。
 




李轩和吴羽策绕路去看过百花谷的漫天繁花。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吴羽策本来是不想去的。李轩追着他说阿策我上次去百花顾着比试都没来得及看看风景。他看着那人有点傻地笑着,点点头就答应了。

身为虚空殿主的李轩沉着稳重,有比试的时候气势凌人,但更多的时候他的思考模式更倾向于直线,平日里的李轩坦率而简单。

有些时候吴羽策觉得他人好得过分。从不抱怨背负压力有多累,投入全部精力追逐荣耀,力图领虚空走得更远,失败也从不放弃。而李轩又何尝不觉得吴羽策人好得过分。

还没当上殿主的李轩从最开始就听闻这个少年。谁不想在年少意气风发的时候闯出名声,一路走过风花雪月,走过刀光剑影,追寻至高无上的荣耀。可那个少年在最好的时光里静静的留在虚空,坚守着自己那份执着。

他远远看见过那个少年几次,少年看上去总是冰冷的,却意外的不令人生厌。李轩甚至对他生出一份好感,尽管只要给这个少年机会,少年有朝一日会成长为与他争锋的鬼剑。

可他李轩是谁,他从来不惧挑战。

他说,虚空双鬼,听起来不是很有气势吗。

他说,阿策,我们去看遍繁花。


——TBC

(*李迅对李轩只是崇拜和敬仰之情
(*会有后半段..的...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一间之景 | Powered by LOFTER